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母亲粉嫩的阴唇_色姐妹
母亲粉嫩的阴唇_色姐妹
我是一個內向的人,不喜歡和人打交道,也許是性格的原因,都老大不小的了還沒有找到對象,情急的時候也去鎮上玩,隻是鎮子太小,出來做的一般都是姿色平平,年齡也不小,不過一來二去的,也積攢了一點小經驗,錢也花了不少,本來父親去世的就早,就剩下母親和我2個人在家種地,一年也收不了幾個錢,日子蠻緊張的。

我這個年紀的人許多人兒子都上小學了。我卻因爲性格和家庭的原因幹著急。

這不今年夏天母親托人介紹了個外鄉的姑娘,聽說年齡也不小了,約好晚上見面,爲了這次見面,家裏準備了不少東西,因爲姑娘是外鄉的,也著急嫁出去,見我們以前就和媒婆說好了,晚上呢見完面都點頭的話,姑娘就不要走了。

好不容易熬到晚上,姑娘和媒婆來到我們家,見了面以後有些失望,長的蠻醜的,矮胖的身材,小小的五官還一起擠在肥胖的臉上,不過在想自己年齡也大了,有比沒有好。

我點了頭,姑娘也點了頭,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,吃飯的時候因爲都高興,就喝了些酒,吃完飯我把媒婆用自行車送回去,母親則安排姑娘暫時休息,送媒婆前母親把我拽到一邊,讓我回來以後直接和姑娘睡到一起,把生米煮成熟飯,我點點頭,讓母親安排,因爲媒婆家很遠,沒有說完就趕緊送人去了。

天很黑,喝了酒又不敢騎太快,等把媒婆送到家,安頓下又趕緊往回趕,騎回來的時候都快半夜了,生怕吵醒了屋裏的人,悄悄的進了院子,找到自己房間的門,一推,門沒有關,隱約看見一個人睡在床上,想到以後再也不用一個人寂寞難熬了,下面一下子硬了起來,直挺挺的往上竄。

雖說事前商量的是讓姑娘留宿,可是沒有說要不要生米煮成熟飯,于是就把自己的汗衫脫下來,把姑娘的2個手臂慢慢擡起,輕輕的綁再床頭的欄杆,打了死結,又從門後取出自己的毛巾,用手猛地塞進姑娘的嘴裏,然後撲了上去,狂吻起來,吻了沒幾下,下面漲得厲害,也管不了那麼多,先塞進去再說,用手摸了下位置,一挺腰就插了進去,感覺下面還有些幹澀,不過意外的是,居然一下子滑倒了底,感覺不像是姑娘家,不過轉念一想,算了,這麼大年紀的姑娘不是處女很正常,心放寬就是了。

這時候感到姑娘完全醒了過來,開始用力的掙紮起來,還試圖拽掉栓手的汗衫,汗衫打的是死結,越拽越緊,身下這個女人還在拼命的扭動著,踢騰著,沒想到她的扭動,卻把我的陰莖夾的更緊了一些,轉念一想,反正要生米煮成熟飯,做都做了還怕什麼,不在顧及那麼多了,雙手開始肆無忌憚的在女人身上亂摸起來,看起來很醜的姑娘,沒有想到肌膚卻保養的那麼好,光滑細膩,我用雙手一邊用力的揉搓著女人的2個大奶子,一邊想:沒有想到女人不高,奶子卻不小,這邊手上用著力,底下也沒有閑著,我仗著酒意,下面橫沖直撞的搞了起來,撞的女人的身體直發抖。

剛開始的時候,女人的下面還是幹澀的,不一會的抽插,就流出了很多的水,把我的陰毛都染的黏糊糊的,用手探下去,早就泛濫成河了,現在女人已經放棄了抵抗,隨我肆意的玩弄著,我更是大力的抽插著,任淫水流濕了身下的床單,插了有一刻鍾的時間,我感到身上火燒一般,一股熱流從頭直沖下去,再也忍不住了,幹脆趴在女人身上,任陰莖一洩如注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緩了很久,我才爬起來摸到牆上的燈繩,打開燈想擦一下汗,燈光閃亮的那一刻,我不禁愣在了那裏:母親,自己的母親正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,2個奶子被揉搓的變了形,2條腿之間更是一片狼藉,雜亂的陰毛上沾滿了白花花的精液。

怎麼會這樣……忙上前解開捆綁雙手的汗衫,拿去塞住嘴的毛巾,呆呆的坐在了一邊,什麼都不敢說。這時的母親也忙起來把衣服穿好,啜泣起來,從母親啜泣零碎的話語中,我才一點點的聽出了一些:原來母親本來想把姑娘安排在我的房間裏,可是進來一看太雜了,就把姑娘安排到了自己的房間去了,本來想等我回來告訴我的,可是吃飯的時候也喝了一些酒,等了半天也不見回來,就脫去衣衫想在我床上歇一會,沒有想到一下子就睡了過去,更沒有想到我一回來看都沒有看,就猴急的撲了上來,還別出心裁的綁住了母親的雙手,還塞了嘴,就這樣糊裏糊塗的成了這個樣子,無語中,隻好面對面坐到了天亮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媒婆就來到了我們院門前,這次來的時候還帶來了女方的話:2萬元聘禮就把女兒嫁給我。2萬元……對我們來說無疑是個天文數字,我們都怔在那裏,呆呆的,過了一會,我才慢慢轉過心思,看著面前這個矮胖的姑娘,得意的媒婆,還有無奈的母親,心中突然生出一種厭惡感,伸出手去,一把就把媒婆和姑娘推了出去,罵道:滾。

然後重重的關上了門,然後把母親一把摟在了懷裏,母親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,怔怔地望著我,我看著眼前的母親,怎麼看都比剛才那個矮胖的姑娘要好的多,趴在母親的耳邊輕聲說:我以後再也不找女人了,我想要你陪我一輩子,雖然我們沒有那麼多的錢,可是我們畢竟曾經擁有著,也擁有過,這輩子我要你就好……母親的眼裏閃過一絲猶豫和彷徨,也許想到了現實的家境,也許想到了昨晚的事情,在我懷裏掙紮了一下,不過很快放棄了,默默地閉上了雙眼。

我欣喜若狂的一把把母親抱到了裏面的床上,這次是慢慢的一點點褪去母親的衣衫,這麼多年,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的觀察母親,雖然經曆了過多的滄桑,可是母親的肌膚還是這麼光滑白皙,2個乳房成半橢圓型的在那裏戰栗著,雖然有點下垂,不過還是很大很豐滿的呈現在我眼前,暗紅色的乳暈四周散布著一圈小紅豆,紅點的中間是2點深紫色的乳頭,象熟透了的葡萄一般在空氣中挺立著。

我禁不住咽了下口水,開始用手指慢慢撩過乳頭,雙手緊扣住乳房,用力的揉搓了起來,隨著我揉搓的力度,母親的身體也很快起了變化,僵硬的身體開始慢慢變得柔軟了起來,臉也慢慢燒了起來,我停住手,慢慢的把嘴壓在了母親的乳房上,用唇斂住乳頭,象小時候吃奶一樣慢慢的吸著,手順勢滑到了下面。

從母親光滑的小腹一路向下,是那片茂盛的森林,陰毛呈倒三角狀散落在那裏,母親感覺到了我的手,雙腿緊緊地夾著,我停住了撫摸,抓過母親的手,把它送到自己早已勃起的陰莖旁,讓它牢牢抓住,滾燙的陰莖如火一般融化了母親,緊夾得雙腿也慢慢松了開來,我用雙手慢慢分開母親的雙腿,那2片厚厚的陰唇已經向外翻開,露出裏面粉嫩的唇肉,充滿血象我開放著。

我把中指放在充血的部位,一點點的蹭著,很快一股淫水從陰唇中間流了出來,母親突然一聳腰,把我的整個中指都裹了進去,看著眼前的母親,我再也控制不住,把中指抽了出來,這時母親緊握陰莖的手競向前引導著,另一隻手攬住了我的腰,往自己身上拉去。

我忙順勢壓到母親身上,陰莖已在母親的引導下滑到了陰唇的外面,我用力一聳腰,再一使勁,陰莖一下子全部插了進去「啊……」那一聲婉轉而幽怨,還帶著一絲渴望的聲音劃破了我的耳膜,一股暖流順著陰莖的插入流了出來,母親的雙手緊緊環著我的腰,我略微歇了一下,就把陰莖慢慢的拔了出來,用龜頭在母親的大陰唇上蹭著,往裏一點點插著,很慢,插到一半的時候,一挺腰,又一下子插到了底,這樣插了幾次,母親也開始隨著抽插的節奏控制著自己的腰。

我往外拔的時候,母親的腰就往後退,當我插到一半的時候,母親的腰也挺了起來,每一次的撞擊都讓我感到了從未有過的深度和沖擊感,不多久我就忍不住了,濃濃的精液全部射在了母親的身體裏,我抱緊母親的身體,側躺在那裏,母親也不在害羞,睜開眼睛,用手幫我擦拭著額角的汗珠,靜靜了躺了一會,母親要起來做飯了,我拉住了母親穿衣服的手,對母親說:別穿,就這樣,我陪你去做飯。母親羞紅了臉,最後還是點了點頭。

我和母親什麼都沒有穿的去了廚房,母親挖出了面,準備做面條,我幫母親竈火點燃,看著母親和面的時候,一用力2個奶子隨著力道不停地晃動著,我一下子又硬了起來,從背後抱住母親,吻著母親的脖頸,雙手扣住母親的乳房。

隨著和面的節奏揉搓著,母親回過頭來回應著我的吻,我的龜頭已經滲出了液體,用手向母親的下面摸去,那裏也已經流成了河,母親也不在和面,轉過身來,抱著我,我抱起母親的屁股,擡起一點來,把她順勢放倒在面闆上,母親平躺在那裏,2條腿搭在了下面,我抱起母親的腿,架在自己的肩上。

母親的下面已經全部爲我敞開著,我一擡腰,陰莖全部插了進去,然後開始前後插動著,母親也配合著我不時聳起腰,讓我插的更深一點,這一次我們做的時間很長,感到快要射出來的時候,我俯在母親的耳邊,輕輕問:要吃嗎……??

母親猶豫了一下,看著我那渴望的眼神,點點頭,我忙把陰莖拔了出來,一下子塞進了母親的嘴裏,陰莖很快軟了下來,母親要起來,我卻推住了母親,趴下身子,用舌頭把母親的下面,幫母親把下面仔仔細細的舔了個幹淨,母親用感激的眼神看著我,我趴在母親耳邊:以後我們就是夫妻了,什麼都不需要表達,隻要彼此相依相愛,就是最好的表達……母親一下子抱緊了我,緊緊抱著。

從那一天起,我們就過起了真正的幸福的2人世界。


【完】